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摄影 > 新闻内容

摄影师黄岩镜头下的尧山云海 章莹颖

时间:2017-10-12 10:22:25  来源:  作者:  浏览量:

 摄影师黄岩镜头下的尧山云海 章莹颖

 

摄影师黄岩镜头下的尧山云海

?凄寒连绵的秋雨在长假三天后的一个傍晚终于停了下来,残残的一缕夕阳在厚厚的云层里一闪而过,建筑物外的人头开始攒动。电话那头友人在祖国的四面八方山水、庙宇、陵院间游乐。我知道,是该出门的时候了,要不,真对不住这个久盼的假期。

上高速没有再打卡,向西,18分钟后,在温泉小镇的一家浴池里,闭着眼睛,周身被温暖拥抱,我明白,休假开始了。

应好友相约,次日凌晨,独自在郑尧高速最后一段行驶,身旁咋就没有一辆游车经过?昨晚堵在泰山天街的友人依然塞在回程的路上。扫一眼窗外的青山绿水,心里好不惬意。家乡房前屋后的景致美美多多,怎么老想着去别人家的地盘玩耍。

 

山里的温度忽然低了许多,穿单衣和鸭绒袄的游人一起往山上爬。钻进索道吊罐眼前十米一片模糊,冷冷的水雾直逼想穿透玻璃窗的目光,摇晃着缓慢上升,忽然之间,万道霞光四面射来,钢缆延伸前方蓝天如洗,头顶苍穹一轮红日刺目耀眼,侧视两旁群峰,腰间轻纱缥缈,朦朦胧胧升腾起来,似白色的火焰举向天际。回头下望,一片苍茫,混沌沌如魔界鬼国。上下往来吊罐忽隐忽现,一边坠落,一边重生。回想刚刚在穿过云层瞬间,大脑一片空白,视线缓缓变软慢慢凝固,呼吸也停了片刻,只有一个极不情愿的念头模模糊糊被拉长拉细拉长拉细,最后象与什么缓慢断开,收缩成一珠水滴,晶莹剔透,自成一体。今日上山,目的是看云海日出的,看来是来晚了,错过了,日已穿云出生,便少了许多红霞,拍照就欠了色彩,似乎一下子缺了心里那一点久藏的期许,不免有些缺憾。忽见四周游人持相机或手机啪啪拍摄不止,脸上露出紧张急切激动之表情,行动稍慢好似怕是会错过失去什么。什么时代,什么季节,什么时候,什么人,想什么,要什么,谁能如愿以偿?天下庙宇、道观、教堂、寺院香烟缭绕、经声回荡、跪拜叩头不止,仍有心结不能解,诸神们忙碌千年尚不能随心如愿,况凡夫俗子乎?

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
网友评论

登录名: 匿名发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