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国内 > 新闻内容

国内领先的区块链研究机构隐藏着哪些高手?

时间:2018-05-16 14:32:47  来源:  作者:  浏览量:

 国内领先的区块链研究机构隐藏着哪些高手?

 

群凤栖梧桐 国内领先的区块链研究机构隐藏着哪些高手?
 

   读大学时,有段时间特别喜欢九州系列,每天去实习单位上班都得带三本奇幻世界杂志。以下这段话出自《缥缈录》3,当时就很喜欢。可能很多人,哪怕是九州忠实粉丝,都不记得这段话了,甚至不记得这两个默默无闻的配角。而我,时隔多年,还能感受到,江南力透纸背的那种肆意的热情与张力:

    张博忽地记起初相遇的时候苏元朗那句话,张博问起他为何要参加这支由一个年轻公子招募的草包一样的新军,苏元朗说:“今天是草包一样的新军,明天可未必是。”

    张博忽然明白了这句平淡的话里的意思,沉默的苏元朗一样有在这广袤土地上征战的绝大的梦想,他后悔当初没有更直接地问苏元朗,问他说:“你也想要天下人都知道你的名字,骑着战马所向披靡么?”

    苏元朗想必也会回答说是。不同的人,血管里流着相似的血,所以他们终究走到一处。

    以下内容,都是我们在3-4月的招聘过程中真实的点点滴滴。每句话,每个场景,都是完全真实的,我保证。

    每个人,都是一个故事。时代是最好的作者。

    1闫思:挂科率史上前三的副教授

    闫思的简历和绝大多数人的看起来都很不一样,东北财经大学的副教授、博士后、硕士生导师,开设了《经济学研究方法》、《微观经济学》、《宏观经济学》等多门课程,还都是全英文授课,在美国做联合助理教授时,给美国本科生也授过《International Economics and Finance》 和《Financial CaseStudy》两门课。尤其可怕的是,他课程的挂科率,是学校有史以来排名前三的。

    对此,闫思倒是有话说:不是我不近人情,非要为难学生,而是目前的选课制度不合理,是单向的,只有学生选老师,老师没法选学生。我只有用这个办法,才能把那些混日子、凑学分的学生给排除掉。

    如此认真的副教授,为什么要放弃外界看来最受尊敬的职业来应聘火币的研究院呢?闫思很认真地对我说:“或许等我阅尽千帆,我会再回到校园,给学生们分享我的经历与心得。百战归来再读书。”

    “我的主攻方向是研究货币学的,可是我实在找不到研究的突破点。袁院长,你可能不知道,诺贝尔经济学奖已经很多年没有颁给货币学了”。

    所以闫思在学校时花了很多时间自己在网上学习人工智能课程,学习python语言、TensorFlow等等,他每年要读上百本书,多数是硬技能的书。

    最近闫思每天都很兴奋,因为他在梳理各大经济学宗师的理论时发现,很多理论体系的基本假设或前提,未来在区块链技术成熟后都可能不再成立,由此将带来整个理论体系的巨大变革。

    不过就算自己再喜欢,家里人能接受吗?在家里亲戚朋友看来,副教授是很光鲜、很受人尊敬的岗位,怎么可能有人放弃,去选择区块链这么不确定性大的领域呢?当时我面试时也问了这个问题,

    闫思当时答得轻描淡写:“在东北人看来吧,工作就分两种,体制内和体制外,反正我就是不想在体制内了,出来了呢去哪他们觉得也差不多。”

    后来闫思入职后,有次聚会喝酒之后他才告诉我,其实他父母两个人当时总是愁眉不展,每天悄悄讨论他的工作去向问题,又怕他听到,搞得他也很难受。最后他父母在机场送他离开沈阳时,他妈妈和他说:“行啊,去吧,别是那种骗大学生的传销组织就行。”
    
    闫思现在研究院负责经济体系研究。

    2 陈乐:超级学霸10年铸就的密码学功底

    陈乐当年就是学霸,确切的说是超级学霸。高中拿了三个竞赛一等奖(可怜我高中辛苦三年一个都拿不到),本科是上海交通大学ACM班的。我虽然不是交大的,也大概耳闻过堪比清华姚班的ACM班。上交ACM队曾拿下3次ACM-ICPC世界冠军(30年里中国总共也就拿过4次冠军),而大部分成员来自ACM班;ACM班有末位淘汰制,课程难,压力大;每个学生大二下就进实验室开始搞科研。

    陈乐大二之后就一直在学密码学,读完硕士就觉得不够过瘾又去读博士,期间还在加拿大滑铁卢大学和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各交换了一年。期间以第一作者发过3篇英文SCI,1篇IEEE,对,仅是第一作者的就有这么多。

    面试时我和陈乐探讨了很多密码学问题,无论是抗量子加密,还是同态加密,或者抗ASIC加密,要么是他在硕士期间的课题,要么是在博士期间的课题,要么是他在国外交换时的课题,都已有很深的研究。

    可惜的是,如果没有区块链,密码学是一个很冷门的学科,应用主要在通信领域,都已经很成熟了,研究这些屠龙之技,基本只能投身学术,事实上陈乐的同学都是这么选的。但陈乐在毕业时阴差阳错,最后选了到一家基金公司做量化。而且还不需要写策略,只需要把写好的策略编程实现就可以了。

    通常我面试时都是很平和地交流,但那次我就忍不住质问陈乐,“你学了10年的密码学,现在干这么大材小用的事情,你自己不觉得可惜么?”

    “觉得。”

    “那你为什么不去做更能发挥自己所学的事情?”

    “所以我每天的业余时间都在看区块链,从2015年底开始,最近这两年多里,经常和朋友、同学一块讨论,都会讨论得兴奋。终于有个行业让密码学有很大的应用价值了。”

    “那你为什么不早点转到区块链行业呢?”

    “金融行业毕竟薪水比较高,也挺稳定,我始终在犹豫。直到看到你那篇《5个小故事》,当天晚上就下定了决心转行,当晚就投了简历。”

    后来我发现,像陈乐这么白天做传统主业,晚上研究区块链的人不是一个两个,有很多很多。不少人都是在这么分裂并纠结着。有好些来研究院的小伙伴,以及来火币其他部门的同事,乃至加入区块链行业、到别的公司的朋友都告诉我,当时我那篇《5个小故事》帮他们最后下定了决心。这是远超出我当时写文章时的预期的。

    每次有人告诉我时,我都会说,希望我不会把你带沟里去。事实上,我们都是在同一条船上啊,谁也不希望船开到沟里去啊。行业一定得要健康发展啊。

    陈乐现在研究院负责共识与加密算法研究。

    3 胡智威:逃离舒适区的区块链明星项目主管

    胡智威有着很炫目的IT项目主管经历,最早在百 度工作过,后面成为上海黄金交易所(中国唯一的黄金交易所)的IT技术骨干,2016年到翼帆科技,是贵州区块链扶贫、雄安区块链项目的负责人,可以说都是国内最瞩目的区块链项目了。

    对于他,追本溯源,我问的第一个问题是:“在上海黄金交易所做技术骨干也是很光鲜的职位,2016年区块链还没那么热,为什么会跳去那会还是初创公司的翼帆呢?”

    他的回答吓我一跳:“那得感谢你。”“当时给你打电话咨询了,你认为区块链行业潜力更大”。

    我查了下手机才发现,我还真存了他号码,记的是“王德伦朋友区块链创业 胡智威”。

    当年我同事王德伦就让他找我咨询,于是他选择跳去翼帆,现在又让他来找我投简历。每天接的电话太多,我自己都完全不记得曾经和他这么极力的推荐过。我也很忧伤为什么当时这么会劝别人,却不想着自己呢。为什么自己要到近两年以后才投身区块链呢。

    我的下一个问题是:“翼帆现在已在业内确立地位,你作为项目主管也能负责各种高大上的区块链项目,为什么要选择来研究院,来做纸上谈兵呢?”

    “的确目前负责的项目都很有意义和价值,但对我个人来说,工作的挑战性已经没那么大了,我只需要熟悉Fabric,这些项目都可以对付。我才三十多岁,不想一直待在舒适区。”

    他又补充道:“在我08年刚上研究生时候,我们实验室在研究深度学习相关内容。我工作后虽然在百 度做广告算法时用到过一些,但没有去系统性研究,于是就逐渐荒废掉了。再然后,关于AI和深度学习就不用我多介绍了……所以当你发现一个巨大潜力的领域,不能只当作工具来用,应该全身心投入其中。我不想再次后悔”。

    现在的智威已经求仁得仁,每天在各种分片、跨链、DAG、哈希图的源代码海洋里苦苦挣扎……

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
网友评论

登录名: 匿名发表